给兔组长的感谢打赏番外!(1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uxianliuxs.com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当外面拖拽着的沉滞脚步声渐渐远去之后,乐高人又等了好一会儿,才悄悄地顶开了垃圾箱盖子。

可真是倒霉死了,这个星球是怎么回事,到底末日了没啊?她一边在心里骂负责定位的莎莱斯,一边试图爬出垃圾箱——心愿挺好的,挺有志气,可惜她忘了自己的乐高身体。她现在胳膊腿都太短了,一连试了五分钟,把垃圾箱盖顶得咚咚作响,始终愣是爬不出去。

这说出去,谁会相信她也是曾经一人对战过一个世界的进化者?

我他妈是怎么进来的来着?

林三酒又急又气又不敢出声喊,同时还得担心着跟丧尸大军走了的余渊,只好开动自己的乐高脑筋,希望能从朋友们的角色上找出他们现在可能的位置。

礼包在和斯巴安往飞船的方向走,虽然不知道一路上安不安全,暂且还可以先不去管他们的位置;元向西自从“群魔夜行”一开始就不见了,她很难想象一个木乃伊会遇上什么事、现在流落在哪儿。

至于人偶师……吸血鬼伯爵的战斗力怎么样啊?林三酒没看过多少吸血鬼的片子,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,感觉吸血鬼都是仗着长得好看,以色惑人,见机才能吸点血……她打了个战,赶紧止住了思绪。至少他变成蝙蝠以后,可以直接飞回Exodus吧?用不着操心他吧?

大巫女是个普通人女王,现在就是一块包装精美的肉了,而且还买一送一,带了个小肉。林三酒越想越着急,越着急就越出不去,一个不留神乐高脚还给脚下支撑的垃圾袋给刮坏了——这一下,她顿时失去了平衡,跌进了一片烂菜脏污卫生纸等各种垃圾构成的海洋里。

说来说去,都怪波西米亚和黑泽忌。

林三酒的气急忽然一顿,被垃圾箱外一阵异响给止住了挣扎。躺在黑漆漆的垃圾箱里,她屏息——屏息主要是因为环境太臭,倒不是因为别的——听着外面那一阵摩擦刮挠似的声响。好像有什么东西,正在一下下地刮蹭着垃圾箱铁皮……

随着那声音渐渐爬上垃圾箱,林三酒也抬起了目光:箱盖被一个黑影给顶开了一条细缝,泄进来了小巷里昏黄的路灯灯光。她眯着眼睛,借着路灯光,看清楚了——那是一只足有人大的、皮毛光亮的动物,灰黑背脊像水蛇一样滑进了垃圾箱,两只漆黑的、如人一般带着五指的手,悄无声息地插进了垃圾内。

林三酒腾地一下爬了起来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乐高身体还能动作得这样快。

“波西米亚!”她一声怒叫,整个身体都扑上了那只巨大的浣熊,“你醒醒,你怎么还真的来掏垃圾吃了啊!”

波西米亚从浣熊头套下发出了“嗯?”的一声;但野兽直觉显然还掌管着她,下意识地挣扎了起来。一浣熊一乐高在垃圾堆里扑腾滚打着,一会儿浣熊咬了乐高一口,一会儿乐高叫道:“硌着牙了吧!该!”

菜叶子、脏纸团、汽水罐、咖啡渣、旧鞋子……各种各样的垃圾都在箱内腾飞起来,二人活像是要把这一箱垃圾搅成垃圾汁一样;其实也都怪乐高的身体太不灵活了,而浣熊的身体又太灵活,除了反复扑上去、试图把波西米亚给压住之外,林三酒还真是一点好办法也没有了。

“你赶快醒醒,快跟我回——啊,你别蹬我——”

她和波西米亚打得太过入神,以至于林三酒一点都没有意识到,垃圾箱盖子早就被人给打开了。

昏黄的路灯光下,黑泽忌——成年的黑泽忌——紧紧皱着眉头,屏着呼吸,一动不动地看着垃圾箱里的这一场混战。“……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?”

林三酒这一下又惊又喜,一时间几乎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,激动得话都说不全了:“啊!你在——你不是小孩——不是,是她,波西米亚,变成浣熊了——其他人呢?为、为什么你……”

“你还记得我们在山脚下遇见的一群家长小孩吗?”黑泽忌一手捏着自己鼻子,一手捏着波西米亚的脖子,将她从垃圾箱里拖了出去。浣熊野性很重,还试图反身咬黑泽忌;但他只是手上稍稍加了一点力,波西米亚登时就顺从老实地缩成了一条,痛得直从鼻腔里低声哼哼。

“他们把你们每一个人的装扮都点评了一遍,所以你们每个人都成了他们认定的角色。但是唯有我,没有被认定成任何角色。”黑泽忌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装成小孩骗糖有哪里需要不好意思,“大概是因为他们以为我真的只是个小孩子吧,衣服也只是一件水手服而已,没有什么认定的必要。”

林三酒愣愣看着他将波西米亚薅了出去,一时仍不敢置信。“所、所以说,你脱掉小孩子装以后,现在仍然是全副战力?”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