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兔组长的打赏感恩番外!(2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uxianliuxs.com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林三酒好不容易扭过了她僵硬的塑料身体,一手还紧紧“叉”着季山青的手,四下看了几圈,仍旧有点没回过来神。“什、什么情况?”

礼包来不及回话,忽然一拳打了出去,落在了她身后。在下一刻,礼包自己被吓得小小叫了一声,林三酒被拳头击上肉体时的声音给惊得一个激灵,余渊则发出了长长沉沉的一声咆哮——被一拳打上的,正是他的脸。

“他要咬我!”季山青脸都白了,“姐姐,所有人都变成——变成自己装扮的角色了!”

林三酒一愣,终于明白了。仿佛是为了证明礼包的话,身边跑过去了一个紧追着小丑的吸血鬼,獠牙上还带着血;那肯定不是化妆,因为在他眼看追不上的时候,他蓦然一抖斗篷,“啪”地变成了一只蝙蝠,扑进了夜色里。

“我的能力——”林三酒才叫了一声,就差点又被自己的乐高塑料腿给绊倒了。她哪还有什么能力了,假如乐高人是活的,肯定就是她现在这个状态。

“我只是一个士兵,”礼包将一个迎面扑上来的兽人给推了出去,叫道:“我打不过他们啊!”

士兵?林三酒急得不行,却还是因为这个称呼一愣。他明明打扮成了自己;假如每个人都成了自己装扮的角色,礼包不应该能动用自己的能力才对吗?

低低一声痛呼,叫她下意识地转过了头。与二人间隔了好几步远,正是顶着泡沫石头装的斯巴安——他此时正笨手笨脚、费劲吃力地与一个怪物模样的人缠斗在一起;那个怪物刚刚得到了一个机会,一口就咬在了斯巴安的石头装上,撕下一口,竟嚼吧嚼吧吞了。

“不是变成了我们打扮的角色,”林三酒浑身都泛开了鸡皮疙瘩,“你们还记得那两个邻居妈妈吗?我们变成了她们认定的角色!”

这么一想,可就完了——大巫女变成了一个历史上的女王,自然没有什么进化能力可言;元向西成了木乃伊,恐怕自己走路都成问题;余渊倒是仍有几分战斗力,可惜正在四处找人脑子吃;斯巴安最惨,不得不一路双手护着自己的石头装,否则谁咬他一口,他就要痛叫着露出一块巧克力断面,反而吸引了更多人来咬他。

浣熊米亚大概是产生了野兽的直觉,头一个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林三酒急得都要背过气去了,赶紧下命令:“礼包!现在就你还有用了,赶紧保护斯巴安离开这个街区,回船上去!”

“那你呢?”礼包十分不情愿地叫道。

“我得去把人都收集回来啊,”林三酒被这个发展给气得够呛,“我是塑料人,别人对我应该没兴趣,顶多就是走不快,但迟早能回去的……别耽误时间了,快去!”

礼包也知道情况紧急,耽误不得,一把抓过了MM人的手,一边喊着“这都是什么玩意啊”一边带着斯巴安冲入了人潮——说是“人”潮,已经不大准确了。

林三酒四下一看,决定先去大巫女和黑泽忌所在的餐厅找人;他们在室内,或许一时还不会像其他人一样,被冲散得不见了。

“黑泽忌,大巫女,”她冲到那几家餐厅并排而立的街道上,叫道:“快出来,我们得马上离开了!”

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附近的妖魔鬼怪少多了,她的声音落在空荡荡的街面上,没砸出一点回应。

“奥、奥利薇亚?……陛下?”她又试探着叫了一声,不太确定该管那个末世女王叫什么。“黑泽忌!别吃了!”

一声低低的,喉咙里滚着血似的声音,忽然打断了她。林三酒慢慢转过自己的乐高身体,眼睛盯紧了不远处街道拐角处的黑暗。

别人虽然暂时还没找着,但是她先找着余渊了——不光是余渊,还有他新交的丧尸朋友们。

“我靠,”林三酒低低骂了一声,眼睛盯着前方慢慢露出头的丧尸大军,踉踉跄跄地退进了一条小巷里。“丧尸跟蟑螂一样?群体性动物?”

不光是群体性动物,看起来还很不挑食。一看见了乐高人,丧尸们顿时纷纷拖着沉滞但坚决的脚步,朝她围拢了上来。平时不值一提的速度,面对乐高人的时候却成了附骨之疽,甩也甩不掉了——当林三酒冲进一条死巷的时候,她再也没有别的办法,干脆撑着自己方方正正的身体,半滚半爬地跌进了一只大垃圾箱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