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兔组长的打赏感谢番外!(1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uxianliuxs.com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……到底是怎么演变到这一步的啊?

林三酒紧缩着身体坐在一只大型铁皮垃圾箱里,身边脚下都是一个个满满的塑料垃圾袋;在强烈的腥臭气里,她被熏得思维都有点模糊了。

铁皮垃圾箱壁上尽是湿湿黏黏的污渍,偶尔她还能感觉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客人——垃圾箱深处时不时就有什么东西一钻一窜,可能是老鼠。

连堕落种也不在话下的林三酒,此时一想到自己与老鼠共处一箱,头皮都发紧了。

但是再难受,她也不能离开垃圾箱;很简单,因为外头拖拽着的脚步声依旧在小巷里慢慢回荡。

事情的起源,是几天前,林三酒看着日历多了几句嘴,给波西米亚讲了讲末日前一部分人类社会里有过万圣节的习惯。

一共也不过几句话的工夫,她也没料到自己才讲到一半,房间门就让人一把推开了。

“真的吗?”不知从何处现身的黑泽忌,探进来了一张容光焕发的脸:“按个门铃人家就会给我糖?”

这人头上是有天线吗?

“但、但是,那都是给小孩子准备的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,”波西米亚一拍桌子,眼睛亮得仿佛偷了电:“不还可以穿各种装扮嘛,让他打扮成小孩不就行了!”

……那副德行也太变|态了吧。

“你这个主意不错,”黑泽忌显然是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,想了想,给自己找补了一句,“我也不是想要糖,我主要是想体验一次……要糖。”

重点不还是糖吗?

林三酒还在思考该怎么把这个话题转开的时候,“要不要找个地方过万圣节”的建议,却已经像脱缰野马一样在Exodus上迅速转了好几圈,又像磁铁一样,把各路人马都给牢牢吸引住了。

“万圣节不就是庆祝我的节日吗,”元向西十分感动,“我不去怎么好意思?”

斯巴安体贴地给人偶师打了个内线电话。“你都不用换衣服,”他说,“你平常的打扮就够万圣节了。”

那个时候的人偶师,还没意识到他该对这句话生气。

大巫女相当高兴。“我有一些衣服,”她说,“太华丽了,平时穿不上,这次正好可以派上用场。”

“我想想,要打扮成哪个角色……”余渊不是第一次过万圣节了,自然而然变成了众人向其求教取经的知识中心:“是,末日前人类都会装扮成自己喜欢的角色。我那时也没什么创意,扮的是超人——超人是一个漫画人物,他来自……算了,说了你们也不知道。”

既然大家都这么兴冲冲,姑且就去玩一趟好了。虽然林三酒实在想不出来,为什么这一群身经百战、什么场面都见过的进化者,会想要打扮得乱七八糟,去挂着假蜘蛛、立着假鬼魂、摆着真南瓜的街区里逛街要糖。能有什么好玩的啊?

礼包反而看上去最镇定,最成熟,最不为这种小孩子的节日动心——虽然从他的房间里,源源不断地往外流出了各式各样的万圣节装。

等大家找好了目的地,又由母王引路,穿过了一层层洋葱皮似的宇宙后,正好在当地时间10月31日晚上降落在了一片黑幽幽的山头里:这片小山山脚下,就是亮着路灯的平直马路了。在由家家户户灯光组成的格子里,房子屋檐下挂着大片的假蛛网,松树前站着笑容鲜红的小丑假人,灌木丛里藏着半张脸……三五成群的小孩子笑闹尖叫,在父母的引领下按响了一家家的门铃。

林三酒第一个下了飞船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